首页 > 股票频道 > 正文

基金江湖之变

2014年04月29日 09:45
来源: 股市动态分析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随着基金一季报的公布,最新的规模排名也已尘埃落定。正如市场各方所预料,在互联网金融的推动下,基金行业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天弘超越华夏,站在基金江湖之巅,南方基金 、工银瑞信基金超越嘉实基金、易方达基金,排名三、四位。中银基金、华安基金退出前十名,取而代之的是汇添富基金 、上投摩根基金。如此剧烈的季度规模变化,在最近五年来的行业排名中首次出现。

  资产规模创历史新高

  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基金全行业资产规模高达3.4万亿元(剔除联接基金),创出历史新高,而基金业上次达到3万亿规模的时候还是在2007年末。对于整个公募基金行业而言,这无疑是一件令人感到欣喜的事情。

  2011年下半年,《股市动态分析基金研究中心就曾撰文指出,基金行业的调整基本结束,未来将有望进入新一轮的景气周期。2012年3月,本刊再度撰文称,“2012年可能是基金业翻身的最后机会”,认为“法律法规的完善、创新空间的拓展、市场环境的转暖”等因素会导致基金业出现向上的拐点。

  事实上,基金全行业资产管理规模在2011年三季度运行至2.1万亿元的低点后,即震荡攀升,并终于在今年一季度创下历史新高。而从之前本刊提出的三点原因来看,无疑创新是最重要的因素,其中又以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为最。互联网金融最直接的影响是货币基金规模的迅速增长。事实上,在3.4万亿元的公募资产中,货币市场基金合计为1.54万亿元,其他类型基金合计为1.86万亿元,货币市场基金占比达到45.29%。这一方面反映出普通老百姓对于稳定收益类产品的强烈需求,另一方面,也是中国利率市场化进程带来的必然结果。

  江湖地位大幅变化

  不仅行业规模创下历史新高,公司之间的座次也在过去的一个季度发生了剧烈变化。尤其是对于前十大基金公司而言,这种变化更为明显。

  最引人关注的是,天弘基金资产净值超越华夏基金成为行业老大,颠覆了多年以来华夏基金稳居行业之冠的局面。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天弘基金的资产净值达到5536.56亿元,较去年末增长184.86%,而仅天弘增利宝(余额宝)的净值就高达5412.75亿元,占天弘基金资产规模的97.76%。

  长期居于江湖老大地位的华夏基金退居次席,但3479.16亿元的资产净值也较去年末的2280.31亿元大幅增长52.57%。对于昔日霸主而言,这种追赶速度显示出的是一种实力的积淀。

  此外,南方基金和工银瑞信基金的资产净值较去年末分别增长32.01%和57.12%,从而位于行业第三、四名。而“老三甲”中的嘉实基金、易方达基金资产净值却下降了6.63%和9.04%,退步至行业第五、六名。

  和去年末相比,广发基金博时基金各自在前十名中占据一席之地,分别排名第七名和第九名,而汇添富基金则凭借现金宝的发力,意外的从第十三名晋升至第八名,上投摩根基金同样依靠货币基金的增长取代了华安基金进入前十名。除了华安基金外,被挤出前十名的还有中银基金,习惯了年末冲规模的中银基金在一季度资产净值大幅下滑29.23%,跌落至十名之外,旗下中银理财7天、中银理财21天、中银理财30天 、中银理财60天规模均大幅缩水。

  与去年四季度相比,规模增幅较快的公司包括国金通用基金、前海开源基金等可比性不大的次新袖珍基金公司以及华宝兴业基金等与互联网金融结合比较紧密的公司。而规模下降较快的公司中,除了中银基金和华安基金外,大成基金与建信基金同样也出现了较大的下滑,资产净值分别减少了228.92亿元和173.24亿元。

  市场集中度上升

  今年一季度,基金行业格局另一个重要的变化是行业集中度明显上升。行业新老大天弘基金市场份额为16.30%,老霸主华夏基金市场份额为10.24%,前三大基金公司合计市场份额达到32.18%,前十大基金公司合计市场份额达到57.95%。而在一年之前的2013年一季度,前十大基金公司市场份额合计为48.8%,这一指标在2012年一季度为49.76%。可见,今年一季度的市场集中度较过往有大幅上升。

  相对于大公司不断鲸吞市场份额的趋势,小公司的日子则十分难过。排名靠后的20家基金公司合计市场份额仅为0.41%。

  近年来基金公司数量不断增加,市场集中度却显著提升表明在互联网行业与基金行业全面“嫁接”后,基金业开始呈现出互联网行业的一些特征,即赢家通吃。相似的经营理念与模式之下,留给后来者的机会越来越少。

  那么,新公司是否就一定没有出路呢?《股市动态分析》基金研究中心认为,基金行业的互联网化是阶段性的表现,资产管理行业本应是个性鲜明、各具特色的行业,未来,形成自身特色的基金公司仍会占据一席之地。而仅仅尾随在行业浪潮中的模仿者注定难有出路。

  基金业本质不会变化

  正如我们前面的分析,尽管基金江湖格局发生了一些变化,但这也仅仅是特定时期中的特定现象,并不能代表未来的长期趋势。正如前两年的短期理财产品,也曾风光无限,但当市场发现其与货币基金相比并无优势的时候,最终货币基金重新占据主流。同样的道理,资产管理行业的本质是专家理财,是专业的机构投资者依靠超越市场的能力为持有人赚取超额回报。互联网金融带来的是渠道革命,是市场营销层面的变化,并不会改变基金业的本质。

  事实上,我们以扣除货币基金的规模来对基金公司进行排名可以发现,基金行业格局的变化程度低于我们的想象。前十大基金公司中,华夏基金、嘉实基金、易方达基金依然占据前三甲,四至十名依次是南方基金、广发基金、博时基金、富国基金、银华基金、景顺长城基金和华安基金(表1)。而天弘基金扣除货币基金后资产净值仅为109.25亿元,位于行业第42名。一旦未来A股市场出现复苏,基金行业格局仍可能再度发生重大变化。

  而如果单纯对基金公司旗下股票型基金产品规模进行排名的话,景顺长城基金跳升至行业第三名,银华基金跳升至第五名(表2)。归因来看,景顺长城基金2013年的业绩非常突出,规模膨胀很正常,而银华基金则坚持发展权益类产品,尤其是分级产品,其品牌也得到市场认可。相比之下,天弘基金股票型产品规模仅为2.14亿元,在全部公司中排名64位,仅略高于财通基金

  基金分析师王群航曾用有效资产管理规模来分析规模对利润的贡献,从而对基金公司的盈利能力作出更加真实的判断。这种分析是有一定道理的,毕竟,权益类产品的管理费收入比例远远大于货币基金的管理费收入比例。

  另一方面,货币市场基金的膨胀除了互联网金融的影响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基金业绩的大幅波动让投资者丧失了信心,尤其是这种波动会让追涨杀跌的投资者陷入高位申购、低位赎回的怪圈。如何提升权益类产品业绩的稳定性,在收益与风险之间达到适度平衡,是摆在各家基金公司面前的一大课题。如果这一问题能够得到解决,相信权益类产品的下一个春天离我们应该不会太远。

  公募基金行业的舞台,始终被聚光灯笼罩,但台上的领舞者,却难以持久绚烂夺目。从华夏基金大佬范勇宏到大成基金少帅王颢 ,从基金一哥王亚伟到崇尚价值投资邱国鹭,不断有公募大佬主动或被动地告别这个舞台,只留给台下的观众们远去的背影和声声的叹息。

  然而历数今年以来那些已经离开或正在离开公募舞台的大佬:金鹰基金殷克胜、农银汇理许红波 、平安大华李克难 、大成基金王颢以及南方投资总监邱国鹭、兴全明星基金经理王晓明 ……我们看到的是和第一代公募掌门人相比,一些新的特点和变化开始显现,这些公募大佬的变迁,也正是基金江湖之变的一个缩影。

  殷克胜:变革时代淡然离去

  原金鹰基金总经理殷克胜

  以余额宝的诞生为标志,一夜之间,基金业被推入互联网金融的浪潮之中。

  一直以来,以股票型基金为代表的权益类产品都是基金行业产品线中最核心的一环。在很多基金掌门人看来,这个行业成长壮大的逻辑在于优秀的基金管理能力带来持续跑赢股票市场的超额收益,从而吸引持有人申购,规模壮大。但余额宝的出现却给公募基金行业带来了新的玩法——互联网思维使得货币基金同样炙手可热。于是,众多基金公司都选择了加强与互联网企业的合作力度。

  然而,对于一些老牌基金掌门人而言,当坚守多年的传统逻辑与思维模式面临挑战,那么这样的变革无疑十分痛苦,金鹰基金总经理殷克胜的离职恰恰反应出这种碰撞。

  过完50岁的生日仅半年的殷克胜,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辞去担任四年之久的金鹰基金总经理一职。

  殷克胜是中国股市最早的研究者和参与者,也是《股市动态分析》第一代专栏作者。1990年,中国社科院博士毕业的殷克胜来到深圳,在刚刚创立不久的综合开发研究院(深圳)工作。当时,深圳股市还处于萌芽状态,深交所也在筹建之中,殷克胜将主要的研究方向放在证券市场,并在综合开发研究院创办的《股市动态分析》上撰写文章。不经意间,殷克胜的人生和中国证券市场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1992年到1997年,殷克胜在监管部门工作,其间到美国学习进修了一年。在这个过程中,他深刻感受到了成熟国家证券市场的发展经验,这为后来从事投资管理行业提供了重要的帮助。1998年回国后,殷克胜参与筹建鹏华基金,并担任副总经理、投资总监,经历了鹏华基金从起步到发展壮大的全过程。2010年4月,殷克胜通过公开招聘上任金鹰基金总经理一职。

  当时,金鹰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不过43亿元,而到了此时殷克胜提出辞职之际,规模近92亿元。单从规模增速来看,这样的成绩应属不俗。不过,不到100亿的规模仍让金鹰基金的行业地位很尴尬。同时,由于营销费用的上升,公司2013年出现较大亏损,这或许与股东期望相差较大。因此有业内人士称,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广州证券的上市计划,令其对殷克胜不满。

  更为重要的是,因以投资见长的殷克胜更加重视权益类产品的打造,而货币基金则保持较小的规模,那么这也意味着在这一轮互联网金融浪潮中,金鹰基金也难有作为。最终,在这种尴尬的境况下,今年3月殷克胜选择向董事会递交辞呈。

  对于离职后的打算,殷克胜表示,“先休息一段,再考虑下一步。”但是据接近殷克胜的人士向记者透露:“虽然殷总去向不确定,目前与其接触的公司非常多。” 事实上,对于这样一位证券业元老而言,在变革时代重新抉择更适合自己发展的方向,未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许红波:中规中矩则难有突破

  原农银汇理基金总经理许红波

  与殷克胜相似,于今年3月离任的农银汇理基金总经理许红波也是一位老牌公募掌门人。

  资料显示,许红波最早在水利部工作,1998年开始进入农业银行 ,历任农业银行市场开发部、机构业务部副总经理,总行总经理级干部。自农银汇理基金创立以来,许红波就一直担任总经理,至离职之日,已经整整六年。

  也许是久居农行的缘故,许红波行事低调,做事情也是中规中矩。在他的执掌之下,农银汇理鲜有创新之举,大都是跟在其他公司的创新动作之后谨慎行事,这种行事风格也被质疑是导致公司资产管理规模始终在四大行旗下的基金管理公司中排名末位的重要原因。对于掌舵者许红波来说难免感到巨大压力,按照他的说法,“几年的利润都是精打细算剩下来的。”

  然而,精打细算固然可以“节流”,却难以改变大局,对于企业领导者而言,更加需要敏锐的判断和果敢的创新。

  尽管许红波一直试图寻找到一个基金公司最优的管理模式与路径,有效整合资源,最终的结果却难以尽如人意。截至2014年一季度,工银瑞信基金、中银基金、建信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分别为1720亿元、861亿元和552亿元,而农银汇理基金仅有278亿元。

  今年3月,农银汇理基金发布公告,许红波因股东方另有任用于3月3日起离职。

  回归银行业,对于许红波来说,也许会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李克难:一直在创业,一直在“克难”

  原平安大华基金总经理李克难

  与许红波相似,李克难2008年6月加盟中国平安筹建基金公司至今,也是六年的时光。同样在今年3月,平安大华基金公告称,公司原总经理李克难因个人原因离职。

  然而,与许红波相比,李克难的经历更加令人唏嘘。作为公募基金大佬,李克难在过去的十多年间曾经受命筹建三家基金公司。

  生于1960年的李克难,曾在湖南财经学院任教,后加入湘财证券 .2002年以湘财证券副总裁的身份参与湘财合丰基金的筹建,从此进入基金业。

  2002年,李克难完成湘财合丰基金的筹建,并出任总经理。2003年,湘财合丰基金引入外资股东,改名湘财荷银基金,当年9月,李克难辞职。此后的湘财荷银基金多次变更股东,也因此多次更名。从湘财荷银到泰达荷银再到泰达宏利,可谓“城头变幻大王旗”,而李克难的人生同样如此。

  2004年,李克难负责筹建汉唐澳银基金,2006年汉唐澳银基金开业。此后,由于历史原因,汉唐证券破产清算并被中国信达资产接管,汉唐澳银基金也改名信达澳银基金。2008年4月,李克难离开汉唐澳银基金,两个月后加盟中国平安,负责平安大华基金的筹建。此时,已经是李克难的第三次创业,领命筹建基金公司。

  然而,命运多艰。由于2008年金融海啸,中国平安海外投资遭受重挫,平安大华的批文在时隔三年多才拿到。2010年底,平安大华基金终于获批成立,李克难出任总经理。

  或许在李克难看来,作为中国平安的子公司,基金销售应该难度不大。然而,事实证明并非如此。毕竟,在整个中国平安的战略之下,平安大华只是很小的一颗棋子。截至2014年一季度,平安大华基金资产管理规模不到18亿元,这个数字无论是距离中国平安的期望还是李克难自身的期望都相距甚远。终于,李克难选择了离开。

  李克难的履历折射出在中国公募基金市场中次新基金公司的生存窘境。从信达澳银到平安大华,即使有着同样雄厚的股东实力,在行业大格局已定的背景下,类似天弘的逆袭,可遇而不可求。

  或许是宿命使然,李克难的名字“克难”二字,似乎诠释了李克难作为基金掌门人的职业生涯——一直在创业,也一直在“克难”。今年54岁的李克难,两鬓早已斑白。希望这位基金元老的下一站,不要再如此的艰难。

  王颢:追随大佬投身险资

  原大成基金总经理王颢

  与前面三位大佬相比,从大成基金总经理位置上离任的王颢还算得上一位“少帅”。 资料显示,2002年加盟大成基金之前,王颢曾任招商证券深圳管理总部副总经理、机构管理部副总经理等职务。加盟大成基金后,担任过助理总经理、副总经理。2008年11月,年仅37岁的王颢出任大成基金总经理,也是当时中国基金业最年轻的总经理。

  彼时的王颢,意气风发。然而,这位“少帅”执掌大成期间的业绩答卷并不理想。大成的投资风格始终比较激进。而2010、2011连续两年,A股市场走势低迷,大成基金比较集中的持仓风格也在孕育着风险。2011年四季度,突如其来的重啤事件重创大成基金品牌。此后的大成基金始终未能从重啤事件的阴影中走出来,市场影响力也被逐步削弱。截至2014年一季度,大成基金资产管理规模仅为589亿元,已经跌出前二十大基金公司之列。

  去年12月,市场传闻王颢将离任大成基金总经理、赴人保资产上任,但大成基金予以否认。直到今年1月末,才正式确认。王颢成为继范勇宏、肖风等曾经公募大佬后又一位投身保险资管行业的公募基金大佬。

  近年来,公募基金高管投奔险资也成了一种现象。除了王颢外,信诚基金副总经理、首席投资官黄小坚也于今年3月离任,投身保险资管。这种现象也从侧面反映出保险业的崛起和公募基金竞争力的下降。

  对于王颢而言,最大的优势就是依然年轻。在大成基金任上交了足够学费的王颢,或许他的下一个征途不至于那般惆怅。

  邱国鹭和王晓明:明星投资总监终究会“私奔”

  原南方基金投资总监邱国鹭

  原兴业全球基金投资总监王晓明

  除了公募基金掌门人外,明星投资总监的离职,同样会引发市场的关注。而在今年投资总监的离职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南方基金投资总监邱国鹭和兴业全球投资总监王晓明。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到了说再见的时候,心中只有感激。”离职的公告发布后,邱国鹭在微博上平静的表示道。

  邱国鹭在2008年加盟南方基金,此前曾任美国韦奇资本执行副总裁、合伙人,奥泰尔领航者基金合伙人兼基金经理,普林瑟斯资本基金经理。邱国鹭崇尚价值投资,偏爱低估值蓝筹股,其担任南方基金投资总监期间,对南方基金的投研体系进行了有力度的建设,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而在2013年市场热炒创业板的行情中,邱国鹭的投资理念依旧偏于谨慎,也引发市场的质疑。有媒体认为,这是导致邱国鹭离职的一个重要原因。但南方基金称这与邱国鹭的离职没有关系,并在声明中表示,纵观投资市场,每一位成功的投资者均有其清晰的投资理念,没有一种投资理念能适用所有的阶段性市场风格转换。

  对于离职后的去向,有消息传邱国鹭将成立自己的投资公司。而记者从南方基金相关人士处获悉“去向尚未确定”,记者连线邱国鹭,这位投资总监依然保持着谦虚温和的态度,向记者坦承“因静默期不方便回应,不久后大家都会看到消息”。或许,对于明星投资总监而言,“私奔”终究会是他们归宿。尤其是在2014年初,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了《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和基金备案试行办法》,登记备案制度全面实施,一批私募公司已完成备案。对于私募基金而言,未来的身份会更加将更加透明和阳光化。基金管理人业绩足够稳定的话,“私奔”无疑会是最佳的选择。兴全基金老牌投资总监王晓明的离去似乎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王晓明是兴全基金的灵魂人物,一度与王亚伟齐名,也是中国基金业担任单只基金时间最长的基金经理之一。2003年底,王晓明参与筹建兴业全球基金。2005年11月,兴全趋势基金成立,王晓明开始担任基金经理,截至2013年10月不再管理该基金,8年期间A股市场牛熊转换,而其管理的基金收益率高达近500%。

  今年2月,刚刚进入不惑之年的王晓明递交辞呈,不再担任兴全基金的副总经理和投资总监。谈及离职,王晓明说,“想要做点不一样的事情,毕竟在基金行业呆了十多年,我想要做一些改变”。

  离开兴全基金后,王晓明将筹建自己的私募基金。对于明星基金经理而言,复制王亚伟的道路始终是他们的梦想。

(责任编辑:DF060)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要闻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东方财富

扫一扫下载APP
天天基金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