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拉瑞·威廉姆斯以其在证券技术分析中著名的“威廉指标(W&R)”的创始人而为投资人所熟悉。而他在中国刚开始改革开放的1980年就来中国访问了,也就是说,他关注中国的历史比美国许多大名鼎鼎的投资大师要长得多。

  威廉姆斯的人生多姿多彩,他热衷体育,曾在一年内跑完12次马拉松,当过拳击手,竞选过参议员。因为他觉得凡是无法忍受打击的人,绝不会成为顶尖高手,长跑过程中的痛苦和煎熬,能让人专注,也能让人分神,正如交易时那样。从来没人能不经过训练,不经过折磨,就可以成功地交易。

  同巴菲特一样,威廉姆斯从事证券交易早已不是为了生计,而是一份责任,一份信念。如果说,巴菲特的投资方式或许不太适用处于信息劣势的中小投资者的话,那么拉瑞的投资哲学就应该说是更平民化的。按照他的看法,在当今市场中,存在三类主要的交易群体——套期保值者或者说商业头寸交易者、大户(大的投机商)和散户(小的投机商)。由于市场对三类交易群体来说功能是不同的,所以尽管大家面对的是同一个市场,做法却是截然不同的。

  威廉姆斯在他的第二本著作《与狼共舞》中,第一次揭开了这样一个秘密,市场中的超级机构,通过其买卖行为,影响着商品交易的未来走势。这样的超级机构,就是所谓的“商业头寸交易者”。这些如同巨鳄般在资本市场中潜行的“聪明资金”,往往暗示了市场的踪迹。威廉姆斯追踪这些聪明的资本30余年,观察其每天的一举一动,从而提炼出“交易员持仓报告(COT)”这一概念。布林线指标的发明人约翰·布林格对威廉姆斯的这一创新由衷地赞赏,他说:“大资本之所以是大资本,在于它同时也是聪明的资本。因此,大资本交易者的行为是非常值得关注的。这也是拉瑞·威廉姆斯在本书中要教给我们的精华所在,交易员持仓报告的作用,是每个交易员好奇的话题之一,但是极少数人真正知道其中的奥妙,而拉瑞·威廉姆斯就是这极少数人之一。”

  投机商在买进一张合约时希望价格上涨,在卖出一张合约时希望价格下跌。投机商的目的是低买高卖,赚取价差利润。而对做套期保值的机构则不是这样,需求方想在低价位买进产品,而供应方想在高价位卖出产品。套期保值者的目的是希望在一定范围内锁定他们将要买卖的商品、货币或者正在交易的金融证券的价格。

  投机商是趋势追随者,而套期保值者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产业投资者对于市场的态度。因此,套期保值者(即商业头寸交易者)的动向,往往是在包括股票、期货等各类市场上获取盈利的领先指标。

  威廉姆斯在这本书中通过原油期货的案例,来说明交易员持仓报告所分析的商业头寸交易者,对市场的影响力:2004年爆发的能源危机,其实早在2003年中期就埋下了伏笔,2003年中期商业头寸交易者买入了大量的原油合约,同时交易员持仓报告指数也上升到100%,这些数据表明,在此后三年中原油的最大上涨行情并非没有依据。这轮大涨行情的确是顿大餐,而商业头寸交易者制造了这轮行情。商业头寸交易者告诉市场,至少告诉了阅读交易员持仓报告数据的人,他们正在做什么!

  通过对商业头寸交易者在股指、原油、黄金、白银、大豆等各类市场上的持仓分析,拉瑞非常明确地指出了稳定盈利的种种蛛丝马迹。持仓量,就像在泳池中的泳者。在投机行当里,当大家都在池中的时候,市场可能更接近转折点,通常会下跌;同样,当池中没人的时候,就是一个绝好的入市机会。

  威廉姆斯对于基金经理的看法让人忍俊不禁:“大户们(基金经理)……每次他们做多的时候,金价就开始下跌了……而当大户们做空的时候(大户持仓报告指数很低),却往往伴随着市场的反弹。”这种情形,实在与国内目前基金总是作为行情的终结者,有异曲同工之妙。当基金明确表示他们站在哪一边的时候,往往表明市场上的所有人都已进场了,没有了后续进场的人,自然就无人推动价格了。因为“没有后续资金的市场就像没有油的汽车一样发动不起来。基金经理的判断可能是正确的,但是,当他们都如此判断的时候,他们却给自己制造了错误的陷阱,而这却是我们这些独立投机者可以利用的。”

  这种形象化的鞭辟入里的分析,正是威廉姆斯历年实战的结晶。他多年来正是依靠着与这种“聪明资金”共进退,而在资本市场中长袖善舞。遵照这一方法,他在不到12个月的时间里,使1万美元增值到110万美元!这一纪录,迄今无人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