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基,跟炒股一样,刚柔相济、张弛有度,该休息时就休息,该出手时就出手,显得尤为关键。否则,就会错失良机,甚至不赚反亏。

  许多基民觉得,投基的关键是品种选择,只要抓住一两匹大黑马,从头骑到底,就能赚个盆满钵溢。其实,这只说对了一半。老基民都知道,与品种选择一样,时机把握也十分重要,而其中的关键在于“火候”,既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即张弛要有度,换言之叫做:急不得,也等不得。

  投基,急不得,这是许多基民的共同感悟。两年前,大盘见顶6124点前后,无论是一直空仓的,还是高位逃顶的,如果缺乏耐心,手脚发痒,大盘和个基稍有回调便抢反弹,十有八九会被深套,急的结果——损失惨重。

  一年前,大盘自1664点起涨伊始,投基者如果心一急,把略有获利的基金卖了,就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与未来10个月的反弹行情失之交臂;同样,当8月份大盘触及3478点前后,投基者假如头一热,手忙脚乱抢反弹,也会买在高点,急的结果——得不偿失。

  在我们身边,这样的急性子大有人在。有人五六千点买入的基金,跟随大盘调整起来,颇有耐心,但跌破2000点后急了,担心大盘和个基继续下跌,所以一遇反弹就卖了,结果抛在了地板价;有人高位追入的基金,但当价格只剩下零头、几折时又急了,牙一咬、心一横,不计成本,割肉离场。

  急,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投资炒基,虽不能一概而论说它一定不好,但其中的弊端显而易见。急得及时、急得得法,往往能急中生智,坏事变好;急不好,常常会急中出乱,事与愿违。关键在于,在什么时候急、在什么情况下急,怎么个急法。如果该急不急、不该急时乱急,这当然是投基的大忌,这种急当然要不得。

  急不得,好理解,做起来也不难,只要把手脚管住,不应卖时就不卖,不该买时则不买,操作起来多一分耐心即可。但等不得可不是人人都能明白、个个都能做好的。譬如,在大盘起涨阶段,轻仓甚至空仓的基民,如果优柔寡断、该买不买,就会在无休止的等待中错失建仓的良机;同样,当大盘从高位开始俯冲,重仓甚至满仓的基民,如果黏黏糊糊、该了不了,也会在一而再、再而三的等待中贻误减仓的良机。对此,广大基民都深有体会。

  急和等,是基民在投基操作中最容易出现的两种极端,也是投基的大忌。大盘自1664涨到3478点,再跌到2639点,经历了此起彼伏、大喜大悲。期间,快跌慢涨的特征非常明显。如果在下跌开始阶段,买基的过于着急,卖基的过于犹豫,就会导致失误,留下遗憾;当跌到一定程度,行情刚刚起来,如果卖基的过于心急,买基的过于犹豫,同样会造成无谓的损失。

  急和等,从表面上看,是基民在进出时机的把握上缺乏功力,实际上暴露的是基民心态浮躁、过于功利。如果在基金投资中,能把沪深股市放在一个较长远的历史周期来面对,在对中国股市始终抱有足够信心的同时,做到该休息时就休息,该出手时就出手,操作起来就会显现出既富有耐心,又不乏果敢的大将风度,就会不犯或少犯急和等的错误,在基金投资中较好地做到刚柔相济、张弛有度。